口頭照會方式延續的中梵協議告訴我們甚麼?

Lucia Cheung
Nov 16, 2020

Lucia 吃瓜雜談之中梵協議(之五.完結篇)

2020年8月18日寧波教區金仰科主教祝職 (來源:中國天主教)

這一篇有關中梵協議延續的收官之作,因個人原因來得比較晚,就在此時卻聽到河北省保定教區原副主教鹿根軍神父(屬於地下教會團體)、十多位修生和修女於11月2日被帶走的消息,兩天後的11月4日,又有媒體報道山西一群出過國的修女,因不願加入愛國會而被迫離開她們的居住的會院。

記得兩年前協議首次簽定前後,除了兩位官方主教於10月出席梵蒂岡的世界主教會議和另外兩位官方主教於同月參加意大利的世界和平祈禱大會之外,中國官方在內地亦安排了於9月20日在山東省臨沂教區召開「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座談會[1],以及於9月26日在北京召開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九屆三次常委會[2]

後兩個活動在時間上更靠近協議的簽定時間,同時不免都要強調「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堅持中國化方向」,而現在又有地下團體的神職人員被帶走,這些動作自然被視為是對新舊協議的「贈慶」之舉,很難否認不是故意而為。

中梵雙方的表態

然而,同樣在當年,臨時性協議簽署後,一會一團新聞發言人曾就此發表談話。[3] 對比起今天,這次一會一團的發言人非但沒有表態,官方網站也只轉載外交部發言人回應記者的相關提問,北京官方亦沒有正式的公佈。如果記者不發問,外交部會否連這寥寥數語都不講了,值得玩味。

趙立堅:10月22日,中國同梵蒂岡經友好協商,決定將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延期兩年。雙方將繼續保持密切溝通和磋商,持續推動改善關係進程。[4]

相反地,梵方既有正式的公告,也有《羅馬觀察報》上的評論文章,解釋續簽協議的理由。據報道,協議內容與舊的一樣,而且仍舊是保密的。教廷外交部長此前亦透露,這份文件有十頁,對於這份神秘的協議,外界就知道這麼多了。

【公告】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於2018年9月22二日在北京簽署、一個月後生效的主教任命臨時協定有效期屆滿後,雙方同意將這一協定的試驗性實施階段延長兩年。

得益於締約雙方在商定事項方面的良好溝通與合作、考慮到上述具有重大教會和牧靈價值的協議的啟動執行是積極的,聖座有意繼續開放性的和建設性的對話,從而促進天主教會的生活和中國人民的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羅馬觀察報》的文章提到這次續約,是「共同確定經由雙方正式互換的口頭照會,將協議的有效期延長兩年」。而10月19日,教廷國務卿帕羅林樞機(Cardinal Parolin)向記者透露,「續約這決定是前幾天作出」,並且「要等到明天才知道它何時期滿」。[5]

從中國外交部兩次以「順利實施」的表態(見雜談之二),到現在雙方以口頭照會方式續約,雙方更是在19日的之前幾天才作出決定,梵方要到20日才知道何時期滿,加上一會一團發言人沒有兩年前「欣聞」喜訊,「衷心擁護」的講話,在在可看出中方對協議的冷淡。故此,形容中梵臨時性協議是於今年10月22日生效屆滿日有驚無險地得到延續,並不誇張。

有驚無險地延續

說有驚無險,不是要唱衰談判。即使唱好派人物、《公教文明》總編習安東神父(Fr. Antonio Spadaro)也在10月20日刊登的訪問中承認:「沒有理由認為協議會平安無事地續簽。」[6] 但習神父何出此言?

先說有驚,今年6月,中梵談判的重要智囊切里總主教(Archbishop Celli)接受意大利媒體TGCOM24訪問時說,與中國的臨時協議於本年9月到期,且很可能會續約。這應該是梵蒂岡官員在協議到期前首次公開談論續約之事。當時,切里是說9月到期,沒有提及有個生效日期。到了9月初,大眾都關注22日協議快要期滿,卻仍未有是否續約的半點風聲。中方只有外交部9月10日及22日兩次回應,均沒有給出肯定的答案。此期間,國務卿帕羅林於9月14日告訴記者,協議有個生效日期,所以是在一個月後才期滿。

雖然有指生效日期是因應中方的正常程序,即便如此,中梵雙方為何就不能以9月22日為續約日期,以10月22日為新的生效日期?這個突然冒出的日子,兩年來一直不為外界所知的,難免令人產生疑竇6月至9月之間,是否發生了雙方爭持不下的事件?其後,再有教廷外交部長加拉格爾總主教(Archbishop Gallagher)於10月初接受訪問,談到梵方「有些事必需要做」。然而,要知道的是,教廷高層接連對媒體談論中梵協議,並非梵蒂岡一貫作風(想想每次談判有向外公佈片言隻語嗎?),這連番輿論攻勢反而讓人看到梵方的焦慮。

為何無險?自延續協議宣佈後,正常來說會出現的各式評論,卻沒見到多少。其中原因可能是因為全球對天主教會的焦點,都落在教宗方濟各是否接受同性戀者有權利獲得民事結合的爭議上。再來是在協議塵埃落定之前,已有不少人提出批評,到協議延期落實時已無(新)話可說了。另外,環顧續約前的各種評論和報道,主要是以中國的政治或宗教大環境來說事,即使提到中國天主教會,也會以地下教會團體神職人員被帶走、被迫加入愛國會,以及地上宗教場所和活動遭阻撓作為理據來否定協議。至於協議的核心問題──主教任命,多是兩年來的祝聖禮和就職禮的回顧,即使加上閩東教區郭希錦輔理主教辭職的爆炸性消息,卻幾乎沒有關於中國教會正在醞釀中對新主教任命的博奕。而由於外界的關注大多沒落到實處,給了帕羅林反駁的機會,說這些批評都與協議的核心問題無關。

指標性的兩個教區

筆者在前兩篇雜談(見雜談之二及之三)曾說,這兩年來的兩宗祝聖禮和四宗就職禮,教會媒體不時提醒大家,這些主教都是早已由教廷任命與協議無關,更遑論雙方有共識,尤其兩宗祝聖禮,中國當局只有被動接受已無法改變的事實,以至於需要以假選舉來完成固有規定的程序,讓北京高層倍感不是味兒。正因如此,今年平涼和武漢教區的主教選舉才是真正的實驗場,因為這兩位候選人並非教廷意屬或事先由教宗任命再以假選舉形式產生。平涼教區李輝神父在7月左右以全票當選,相信可以解釋了上面提及6月至9月間發生爭持不下的局面,亦即當時梵方不願接受李輝的當選,中方也就不肯對續約表態。

就在局面至9月仍呈現膠著之際,武漢教區於10月1 日國慶長假前,也進行了主教選舉,由崔慶琪神父只有一票反對之下當選。在9月22日至10月22日之間這個時間點上舉行主教選舉,若梵蒂岡此時仍然堅持不接受這兩位「眾望所歸」的主教人選,後果不言自明。那麼,梵蒂岡在這段時間上作出了甚麼考慮?我們不妨重溫教廷外交部長加拉格爾10月初的部分訪問內容:「羅馬對本月底前將會續約感到樂觀……因為『有些事必需要做』」;「主要是難以審查主教候選人,以及北京作出的承諾與地方政府無法執行上有差落」。(見雜談之四)

顯然在這十幾天內,「有些事必需要做」的梵蒂岡為了續約作出了讓步,接受了武漢的選舉結果,所以加拉格爾在其後的訪問中才對續約感到樂觀,但就把不滿落到地方政府身上;再到19日帕羅林終於能對續約給出很肯定的答覆。而由於時間緊迫,當梵蒂岡最終答應條件後,雙方也來不及簽署甚麼新協議,所以才會以口頭照會方式延續,甚至連協議的年期不到最後關頭也掌握不了。

除了中方因只賠不賺而態度冷淡,事實上,自2018年協議簽定後的兩年間,教廷也傳出對協議不滿,帕羅林早前甚至公開說,協議「不特別令人興奮」。人們可能會問:既然中梵雙方都有不滿,又為何延續這段不爽的關係?大家都知道,在中國政府內部有所謂鷹派和鴿派,教會內對協議同樣有贊成者和反對者。筆者曾提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針對中梵協議的一番話和文章,給了內地帶路黨一個向上層游說續約的重要抓手(見雜談之一)。如果梵蒂岡堅持全贏而不讓利,帶路黨和鴿派人士以後就很難在高層面前再有話語權。至於教廷,在首兩年的協議得不到預期中的效果,若此時不再續約,不僅等於關上對話之門,更重要和萬萬不能發生的是:這不就證明了陳日君樞機反對協議是明智和正確嗎?基於中梵雙方互為解困的需要,協議最終如筆者之前所言,還是延續下去。

[1] 山東省天主教“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座談會在臨沂教區召開

[2] 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九屆三次常委會在京召開

[3] 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新聞發言人就中梵簽署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定發表談話

[4] 2020年10月22日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主持例行記者會

[5] Cardinal Parolin: “All will go well” with the Holy See/China Agreement

[6] Renewal of bishop agreement reflects healthy China-Vatican terms

Lucia 吃瓜雜談之中梵協議之一之二之三之四

--

--

Lucia Cheung

A former journalist for two Catholic media and currently a research assistant